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UBBLE

我是什么?我什么都不是,我对这个世界也一无所知,这也许便是我的幸运所在。辛波丝卡

 
 
 

日志

 
 

那个时候  

2017-11-10 01:29:52|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上又看了一遍《before Sunrise》, 还是那么动人。通常我电影不看第二遍。


电影是1995年上映的。想起年轻时的一件事。那时我刚结婚不久。暑假,我坐长途车回福州,坐在靠车门的第一排靠窗。车到集美,上来一个高大健硕的男子,坐在了我的边上。他先和我打招呼,我没有和陌生人攀谈的习惯。而他很快发现我的左手臂上有个伤疤,很心疼地捧起我的手臂问是怎么回事。我说“做饭时被高压锅烫的,很快就会好了”,心里却被这陌生人的温柔关切所打动。想不到一个那么高大结实的男人可以那么温柔地说话,这大概很大部分归功于晋江方言以升调结束每一句话所营造的独特印象。


我们聊了起来,在此后的大约两个小时里一刻不停,说了很多很多。现在只记得,他家里开小工厂的(九十年代初期,泉州一带遍地都是乡镇企业),生产自行车座垫,他有个同胞兄弟。我介绍了自己在大学教书,甚至略带自豪地说到我们家族是赵匡胤的后代(其实,也不确定啦,据说从前有钱人也是可以买家谱的)。


一直是害怕坐长途车的,那一日大概平生第一次希望泉州再远点,车开慢点。然而,泉州还是到了,他要下车再去转车。下车前,他忽然邀请我和他一起下车,去他家乡玩。那一刻一定有过心动吧,最终也只是浅笑作别。


那时厦门人家里还没有私人电话,我留了单位的电话给他。过了好一阵子,似乎记得有一次单位有人告诉我有人打电话找过我,应该是他吧,大概是来了厦门。


他的电话在我的通讯录上保留了很多年。许多年后我想试试拨通那个号,已是空号。再换通讯录的时候,终于没再保留。我一直记得他的名字,因为太特别了,叫欧阳时候。但这毕竟是大约26年前的事情了,现在我已经不那么确定了,也许那只是我给他取的名字,来记住那个没有网络没有手机没有动车,只与青春有关的日子。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