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UBBLE

我是什么?我什么都不是,我对这个世界也一无所知,这也许便是我的幸运所在。辛波丝卡

 
 
 

日志

 
 

诗人  

2014-03-05 02:55:56|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夜重读赵越胜先生的回忆文章《骊歌清酒忆旧时》,主人公唐克与昨夜的诗人竟渐渐重合。

真人版的诗人没有我印象中的健硕高大,没有印象中舌绽莲花的即兴赋诗,或纯粹理性对白(当然主要是缺乏可以与之对话的对手)。饭桌上、茶桌上的诗人,抽着烟斗,缄默的时间居多,偶有一两句不失幽默的话语让人意识到他刚刚回到这个现实场景中。

诗人 - ailee - BUBBLE 

众人再三邀请下,诗人又饮几盅白酒之后,朗诵了《最后的抒情》,以及刚在海南岛新写的三首诗。朗诵时的诗人是我熟悉的那个诗人,才情横溢。那些普通寻常的文字,被诗人信手拈来,就有了神奇的生命,成为闪闪发亮的句子。

“某某正在从上海赶来见我的路上。”诗人说。现场有20多年的铁杆粉丝,年近半百的男子,尤如年轻姑娘在心仪的人面前般流露羞涩之情,献上最好的茶叶只求诗人签名的诗集。诗人说去年在美国,某日在微博上一句“喜欢的烟丝抽完了”,便有粉丝星夜开车跨州远道送烟丝上门。

现场有要采写诗人的记者,他年轻的脸上打着许多问号。

写诗为生?诗歌的意义何在?为何诗人总在四处游走?他有什么魔力?为什么身边总是不乏美女以及走马灯式的各路人等?

关于唐克,赵先生文中借霍姆斯之口道:“《在路上》里的人物实际上是在‘寻求’,他们寻求的特定目标是精神领域的。虽然他们一有借口就横越全国来回奔波,沿途寻找刺激,他们真正的旅途却在精神层面。如果说他们似乎逾越了大部分法律和道德的界限,他们的出发点也仅仅是希望在另一侧找到信仰”。

针对唐克女儿对父亲的评价“他什么都不会”、“对家庭不负责任”,赵先生动情地反驳:“他的责任是在冰封的雪原上用青春燃起篝火,让那些想逃离心灵监狱的人能得些温暖。你无法想象你老爸所负的'责任',那是一种'自由的责任'。我得益于此,并心怀感激。你老爸确实'什么也不会',那时他只知一事,就是相信监狱之外有另一种生活,而这一事却造就了我们的整个世界。”。

 昨夜我亲耳听见,诗人说:“我这辈子最不后悔的就是写诗这件事。”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